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宏泉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许宏泉,字昉溪,别署和州、留云草堂主人、蒲庵等。著名画家、鉴定家、批评家、作家。1963年生于安徽和县白渡桥,现居北京。《边缘艺术》、《神州国光》主编。出书十余种,《管领风骚三百年》、《寻找审美的眼睛》、《留云集》(随笔)、《戴本孝》(史论)、《醉眼优孟》、《淇园清影》(画集)、《江山美人》(画集)、《乡村十记》(小说)、《燕山白话》(随笔)、《当代美术现象考察?对白》、《一棵树栽在溪水旁》(随笔)、《艺术家对话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巨联书法集  

2012-05-09 20:44: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宏泉《序》

久闻江湖传言有梁溪惠某收藏巨联,非两米以上不达标耳。大凡文物收藏者总不免猎奇嗜好。犹忆曩昔龚定庵、陈介祺先后以重金所得汉玉印“緁伃妾娋”之遭际,不胜唏嘘。江南自古文人荟萃,收藏之风,亦由来已久。凡金石书画、名碑法帖、古籍善本,天下文物半在江南。或谓藏家皆有所珍秘者,若吴平斋之“二百兰亭”,瞿子雍之“铁琴铜剑”,邓邦述之“群、碧”两宋版,吴湖帆之“明清状元扇面”,森森玉立,蔚然成风。所谓学有所专,收藏亦当如是也。以今日之言,即为“专题收藏”。盖天下美物多矣,岂可见好爱好,当有所选择,有所专注也。

辛卯岁暮,惠君邀我梁溪之行,我与惠君虽未稔熟,却与乃兄永康过从甚密,其亦以富藏明清状元书画称誉江南。在惠君月西轩中,得观所藏巨联数十件,虽非惊心动魄,亦可叹为观止。犹为感动者,惠君殷勤展示,若农夫乐耕,不嫌其烦,而每对佳作,则如数家珍,欣喜若狂,真情率性,毕露无遗。从书法笺纸到朱记装潢,从流传有序到所得之经历,亦品亦鉴,娓娓道出,可见惠君于此之用心。“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深情一往,乐在其中!

先睹杨邻苏行书,野柯烂漫,气健意新,老笔纵横,墨沈淋漓,洵碑帖结合之化境,亦杨氏之异数。

莫子偲篆联,亦称佳构。邻苏称其篆书学《少室碑》,取法甚高,固已倾服之矣。张舜徽《艺苑丛话》云:“咸同间之能书,自以莫郘亭为一大家。真行篆隶兼擅其长,而篆隶尤有名。下笔则刚健有势,知其沈潜于古者深也。”郘亭为西南名儒,落笔自有烟霞,此之巨作,稳健大雅,而意趣逸宕,得之洪北江、邓完白之外,湘绮楼评之:“篆分入圣”当非虚誉。

清中初,“翁、刘、梁、王”四家各领风骚,书名显著。虽未尽得,仅梦楼一联足可为“代表”。梦楼早年学董,雅韵欲流,晚岁独于张即之用力尤勤,识者论其有伤雅致。此联似书于“转型”变更之间,墨畅气凝,虽巨作而不失书卷气息。

说起梦楼书联,惠君益是眉飞色舞,颇有一言难尽之意。多年前尝于1994年版《朵云轩藏品集》中见到此联,因生“暗恋”。后竟邂逅于拍场,力举未得,失之交臂,自此心心念念,弗能释怀。越数年,又重逢沪上某藏家斋中,翰墨因缘,信未了也。叶德辉尝言:“铭心绝品,过眼烟云,渴想梦萦,而必尽吾有,此必不可得之数也。”(《游艺卮言》)然世有“心想事成”之言,当必有“心想事成”之实,自是几经波折,终以重金得归箧中,惠君虽非豪客,却常有豪举,此正收藏家之性情也。月西长物,烟云供养,其间甘苦自非他人可以道出也。

月西轩得意者当属伊汀洲隶书巨联,推为之最。碑学诸师,汀洲与完白、未谷三家堪称分隶鼎足。马湛翁跋伊墨卿字卷云:“予观墨卿八分,下笔凝重,实宗梁鹄;其行楷则宗平原,而行以篆势,转见瘦劲,以视完白、安吴,殆有雅郑之别。”于汀州书法推之如许。曩观汀洲分隶,不免有画字之憾,故素所不喜,今见其巨制,雄浑高古,气度超拔,非止迥异矩习,更能法度澄明,虽未尽善,却自凛然独立,足可震慑百世。汀洲书之伟岸,不见此巨制则不可知也。有清一代书风流变纷迭,书家多于点划之本体经营,似乾嘉之学,皓首穷经,反隅于小。汀洲则可戛戛独造,气雄势奇,不惜摒弃文人审美雅格,俨然立马苍崖,一望众山之小,遂成为绝响。刘融斋《书概》有云:“灵和殿前之柳,令人生爱;孔明庙前之柏,令人起敬。以此论书,取姿致何如尚气格也。”故惠君取其巨,岂可视之“猎奇”,其审美取向,颇堪玩味。

惠君之视野不惟“大家”,尤关注“名不见经传”之善书者。若余石湖行草巨联,老笔纷披,遒美飞逸,俨然大家气象,可谓余氏书法中之罕见者。此公乃清季“落魄文人”,暮年隐痛,挥之不去,蛰居石湖,惟以临池遣兴,其书虽具云间意趣,难免鹤囚樊笼,未得超脱。然此一联,有如神助,惜不多见。

尚有英煦斋、钱梅溪、俞曲园、陈兰圃、吴愙斋、何道州、邓群碧、张大千等等,翰林学者,画苑名流,皆有可观。

惠君欲将所藏陆续编辑出版,初集所收自乾嘉以降凡百馀件。阮芸台力倡碑学,邓完白、包安吴、康南海推波助澜,自兹书风一变,巨联榜书,或正形势于此间,盖时代之使然。庙堂气象,浩然恢宏,已非一味书斋清供之雅。由是集可一窥书法流变之迹,亦无疑为书史填补一大空白也。

健寨砚弟是主持本书的编辑,十多年前我们曾在出版部门同事,对于书法的认识亦颇能同调,他与惠君都约我作序,因将月西轩读联印象琐叙于此,聊纪鸿爪,非敢言序尔。

                                                                     

壬辰正月十五日

于旧京留云草堂


  评论这张
 
阅读(10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