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宏泉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许宏泉,字昉溪,别署和州、留云草堂主人、蒲庵等。著名画家、鉴定家、批评家、作家。1963年生于安徽和县白渡桥,现居北京。《边缘艺术》、《神州国光》主编。出书十余种,《管领风骚三百年》、《寻找审美的眼睛》、《留云集》(随笔)、《戴本孝》(史论)、《醉眼优孟》、《淇园清影》(画集)、《江山美人》(画集)、《乡村十记》(小说)、《燕山白话》(随笔)、《当代美术现象考察?对白》、《一棵树栽在溪水旁》(随笔)、《艺术家对话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向中国国家画院杨晓阳院长请教100个问题  

2012-03-06 19:55:35|  分类: 美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晓阳毅然挥手三秦阔步晋京高调主持国家画院。他踌躇满志,阔斧大刀,推行“大美术”理想,国、油、版、雕等八大院相继挂牌,以建立“中国精神、中国风格、中国标准”为壮语豪言,并一二三四五六七地提出一系列“全新的”美术主张。有人说,至此,从中国画研究院到中国国家画院的“中国特色”的“大拆迁”工作已全面展开,一座全新的“美术新城”将在中国画研究院的旧址上“拔地而起”。 “扩张”不仅如此,据说院长和他的班子又着手在北京国际展览中心、圆明园、天津盘龙谷、上海外滩、广西桂林等地方全面“征地”,大上“项目”,频频动作,花开遍地。上下五千年,纵横几万里,像杨院长这样“雄心大志”搞美术的官员真是若徐悲鸿称张大千“五百年只可一遇的啊”(大意)!对此情形,有人叫好,有人质疑。据不完全统计,彼此彼此。叫好者认为杨有魄力,是干大事的;质疑者认为这些做法有搞“运动”之嫌疑。于是乎,我认真地学习了院长的相关讲话、报告等等,希望从中找到正确“答案”,然而,我彻底地崩溃了,一个字“晕”。针对杨晓阳院长的一些公开言论及媒体对国家画院的相关报道,现整理出以下100个问题向杨晓阳院长请教。
    “经过数十年的探索和实践,我将‘中国特色’总结成了‘大美术’、‘大美院’、‘大写意’三个方面。‘大美术’是‘中国特色’的内容,‘大美院’是‘中国特色’的形式,‘大写意’是‘中国特色’的精神。”(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01问

  遥想当年秦始皇兵戈铁马七雄并统一国,此“大”志乃三秦大地辉煌历史的文化遗产。大固雄也,然则,只言“大”,不说精、专、深,岂能“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啊?具体地问:江苏的点在“金陵画派”,广东在“岭南画派”难道就不是“中国特色”了啊?北京画院、上海中国画院是中国最早期成立的“国家画院”,如今是否将要“被大化”了呢?   在国家画院官网“画院简介”中有如下文字:在30年历程中,中国国家画院的发展与建设融注了四代院领导的心血,彰显了四任院长的中国画传统,李可染院长倡导“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面对西方艺术思潮的冲击,刘勃舒院长提倡“继承与坚守”;进入新世纪以来,针对美术创作研究中心的西化风潮,龙瑞院长提出“贴近文脉、正本清源”;在通过对当下美术现象的深入调查研究后,以杨晓阳院长为首的第四代领导班子强调“中国精神、中国风格、中国标准”的建立,提出“大美为真”的学术理念。

 002问

  从这段文字,我们可以看出,前三任院长的学术主张都非常有针对性,李可染告诉我们如何学“传统”;刘勃舒说出了中国画家对传统应有的态度;龙瑞则认为中国画创作必须要向传统“回归”。而如今,国家画院的“学术理念”不再“明确”,变的“虚”起来了,只言“美术”之大,不说绘画之本体,遑论“中国精神与中国风格?”更何谈“中国标准”?
 003问
  “大美为真”,玄而又玄,此种提法是为了解决当下美术界存在的何种现实问题?如何实现这个目标?难道千百年来中国画史一直走错了道,我们要重新开始要解放吗?
 004问
  还有,对于一个单位,特别是文化单位,每任领导都要提出一套“理念”吗?这也是“中国特色”吗?我们为什么总是要以“新”覆“旧”,大搞“拆迁”,追求“政绩”?“血脉”总是被“割断”,生命何存?
 005问
  “大美术”的方针是否已纳于“院法”,否则,如果有一天杨院长升迁,院长易人,继任者若又搞“拆迁”,岂不枉费院长一片苦心,劳命伤财(才)了哇?!“美术在人的生活中是一件大事。它无所不在,无所不包,人的举手投足、衣食住行、生存环境、所见所遇,无一不与美术有着直接的关系。” (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06问
  画院所研究或创作的“美术”到底是“精英文化”还是“大众娱乐”?
 007问
  目前国家画院的画家的创作谁是为“人的举手投足、衣食住行、生存环境、所见所遇”服务的啊?
 008问
  精神与实用乃两种完全不同的境界,国家画院到底以哪一个为发展方向?
 009问
  “咱们的老百姓”有几人可以消受得起国家画院画家的画呀?“美不仅是人类的本能,还是人类的目的。人类社会的全部生产、建设行为都是为了实现‘美的生活’,人类社会发展的最后阶段、最终目标就是‘美’——美的世界、美的自然和谐、美的社会关系、美的生活。发展是实现美的途径,和平是维护美的条件。” (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10问
  这一观点不就是当年蔡元培先生“以美,美育代替宗教”的翻版吗?人的终极关怀只有通过对信仰的寻求去实现,这是生命诞生以来,人类所渴求的唯一理想。院长总是将任何一个具体的问题,形而上之,大之,大到无边无际。您这一番咋就像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上的发言呢?“美术发达的程度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11问
  我们现在的美术有宋、元时期的好吗?如果没有,我们 “文明”建设就靠国家画院等院子里的画家们来达标了哇?“美术可以兴国。” (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12问
  哪个国家是因美术而兴起的?赵佶的美术功夫还了得?国兴了吗?你们有木有算过现在我国的美术占了GDP的多少呢?“大中国需要大美术,需要‘美术的生活’、‘美术的中国’。” (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13问
  如何实现“美术的生活”?“美术的中国”是个什么样的中国?纵观历朝历代,横看全世界,都有谁在过“美术的生活”?哪个国家是美术的国家?“在一个民族摆脱了外辱内患、温饱之忧以后,对美的追求和尊重就成为一种必然的趋势——正如墨子所言:‘食必常饱,然后求美’。对于一个个体的‘人’,他的全部生活的‘美’的程度,就是他生命质量的重要衡量标准。”(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14问
  你这里说的“美”是指“美术”(画画)吗?如果不全是,那么多的“美”事是国家画院能够担负得了的吗?翻翻美术史,远的不说,明季渐江、石涛、八大,清季民国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哪一个不是在“外辱内患”中崛起的呢?墨子之“美”是美术吗?孔子还说“温饱思淫欲”呢!“美术学院应该承担着所有关于视觉‘美’的功能。”(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15问
  戏剧学院、电影学院都要划为美术学院的分院吗?“‘大美院’的涵义:(1)规模大;(2)学科全;(3)层次多; (4)形式活;(5)用人制度活;(6)教学方式多;(7)资金来源宽;(8)内部结构紧;(9)具备美术综合功能。”(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16问
  规模大,难道要搞人海战术?规模大了,“位子”自然也多,很多人事关系也就好摆平了。形式活,难道有七十二变,一百零八式?用人制度活,这话只有蔡元培、胡适之敢讲。资金来源宽,广进财源,美院要转企啦?这样搞,岂不一个美院就大而全了?
 017问
  对于一个美术院校来说,是你所说的123456789重要,还是教好学生重要?“在比‘规模’更高的层次上,‘大’体现为美院的学术宽容度。‘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大美院’在学术层次上,应该将‘开放’与‘保守’、‘古今’与‘中西’兼收并蓄,允许二者同时存在。”(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18问
  还是大,不厌其大,大大泡泡糖的“大”,大开眼界的“大”,直“大”到天荒地老吗?如此“大规模”招生,这些热血“美术青年”毕业后如何就业?难道站在大街上享受“无所不在、无所不包”的“美”吗?统招那么多的学生,又不统一分配,现在的学生真是可怜,本科读完了,不敢走出校门,考研,再考博士,博士完了也不一定有地方去,于是再圣斗士,大力士,难道要成烈士不成吗?坑爹啊!
 019问
  终于提到“学术”了,可就是不说高度与深度,而倡导学术的“宽容度”,一个院校要既“开放”又“保守”,既“古今”又“中西”,到底是古是今是保守还是开放呢?请问这样的学校有特色吗?“造型方法,即造型四步。第一步:写实。第二步:取舍。第三步:变形。第四步:忘形。”(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20问
  画家必须要经历这四步吗?历代画家中哪一位画家经历过这四个步骤?徐渭、董其昌、石涛、八大、吴昌硕、黄宾虹哪个“写实”过?徐悲鸿、刘文西有“变形”、“忘形”过吗?按这四步走下去,走下去吧,就是“变形金刚”了耶!“对于现当代主义艺术上的创新,我们也要非常关注的,而且要好好学习。但是,对当代艺术中推销的美国人的价值观,我们不能认同。”(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21问
  “美国人的价值观”是平等、自由、人权、法治,你不认同的“美国人价值观”是什么?
 022问
  国内哪一位当代艺术家是在“推销”美国价值观的?是传销还是直销啊?你的“价值观”又是什么呢?
 023问
  从徐(悲鸿)院长开始,我们不一直在推销前苏联、法国的“价值观”吗?难道你可以欧,人家不可以美了?“我们这一代经历这么多年,已经在一定程度上代表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和精神,但有些年轻人他完全是代表他个人,他没有站在国家角度。你让他来代表国家的时候,他不会这样子的。”(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24问
  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具体指的是什么?我想代表国家,告诉我,我应该朝谁要这个权利呢?你们是哪一部分的?
 025问
  你的“国家角度”(发展方向)是经过何种程序论证决策的?如果我们沿着你定的“角度”走下去,结果要是错了怎么办?
 026问
  这一理念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央美院、中国美院等国字号美术单位认同吗?你能代表他们吗?如果他们不按你的思路干,是否代表他们没按“国家”的方向走?“以中国的标准,美国大多数作品的水平就在60分以下”(见《广州日报》2011年11月19日)
 027问
  美国的波洛克、德库宁能及格吗?
 028问
  以中国的标准,毕加索、梵高能得多少分?
 029问
  你如何向世界推广这个“标准”?美国人会按你的“标准”去干吗?如果不会,自作多情、一厢情愿,说说快活有什么意思呢?窃以为,以中国艺术的现状为标准,美国当代艺术家个个都是大师!“西方美术‘以真为美’;中国美术 ‘以美为真’”。(见《广州日报》2011年11月19日)
 030问
  “真、善、美”,不“真”能美吗?八大山人的鸟“美”吗?罗两峰的鬼“美”吗?
 031问
  画家到底是需要“真”还是需要“美”?“画史上很多名作出于画院画家之手,可以说中华传统不灭,画院在艺术方面的传承也起了重要作用”。(见《广州日报》2011年11月19日)
 032问
  在画史上到底是“院体”画家的贡献大,还是民间画家贡献大?院体画家的谄媚倡优,野逸画家对人性自由的追求,美术史难道不一目了然吗?
 033问
  范宽、巨然、倪云林、徐渭、渐江、八大、石涛和吴昌硕哪一位是画院“养”出来的?“美院应以培养学生为主,画院则应将中心放在创作、研究、引领潮流等方面。”(见《广州日报》2011年11月19日)
 034问
  是不是美术教育要照画院的要求去造就、提供人才呢?
 035问
  在研究方面国家画院建构了什么样的理论体系?在画院的“理论构建”中,为什么没有“艺术批评”呢?
 036问
  艺术创作要有“潮流”吗?
 037问
  现在是“大美为真”的“潮流”吗?
 038问
  有多少画家响应了这个“潮流”?“从艺术家的角度看,也有不同的发展方向:有专门针对市场,以卖画为生的;有生计无忧,自由创作,以‘纯艺术’为追求的;也有‘体制内’、官方的画家。”(见《广州日报》2011年11月19日)
 039问
  官方画家拿着纳税人的钱衣食无忧,他们就没去针对市场吗?官方画家很“自由”吗?他们搞的是“纯艺术”吗?
 040问
  吴昌硕、齐白石是以“卖画为生”的,他们就不“自由”不“纯艺术”了吗?“徐悲鸿的表现方法是一元化,不是个性化;他表现的政治观念也是一元化的,不是多元化。但是作为国家行为当时是必要的。徐先生贡献很大,但不能一元化,要多元化。当时可以,以后笔墨要随时代。”(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41问
  “多元化”是多数个“一元化”所组成的,没有“一元化”何来的“多元化”?
 042问
  既然“一元化”是“国家行为”,是必要的,为什么不好呢?既然“不能一元化”,为什么还说“徐先生贡献很大”,却不反思、批判他的负面影响呢?“这种一元化,把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和写实的表现方法混为一谈了。其实,写实的表现方法我一直是赞成的,比如说达利的绘画方法,他是写实的,但他的观念是很个性的。而我们现在一说起写实画法,就把它跟现实主义连在一起。一说到现实主义,就一定是写实画法。现实主义不一定是写实画法,写实画法也不一定是现实主义。”(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43问
  是谁把“现实主义”和“写实画法”这个美术常识问题混为一谈的?“一元化”的徐悲鸿有这样的说法吗?如果本来没人这样“混淆”概念,这不岂成了自己制造问题又解决问题了吗?“目前来看,中国艺术非常清晰的文脉,在文化大革命是一种割断,现在要抢救它。但绝对地否定新中国艺术,我不赞成”(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44问
  “文革”时代,政治画、宣传画,高大全、假大空有何艺术可言?它的惟一价值即可成为反面教材。记载着那个悖谬时代人的愚昧,艺术风骨的堕落,知识分子的软弱。人家德国人会把纳粹时代艺术当“国粹”吗?“绝对地让千军万马走独木桥,都画这一个政治性画种,让美术学院一统全中国的美术,我也绝对不赞成。我是在美术学院的院长位子上干得时间最长的,我干了17年,但我反对这种体制15年了。我现在到了国家画院,我认为在国家画院重构这种系统就比较成熟了。15年前,我自己批判美术学院的体制,显得很没出有力量。”(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45问
  这里,赞一个!但我还是要请教,院长是否想通过画院的“教学”这一部分来实现十五年来您所梦想的美术教育体制呢?“引进了苏联、欧洲的办法后,千军万马全都走独木桥,八大学院成为全国性的整体设置的政府行为,一下子全部以苏联为基础,把中国的书法、绘画、诗词的功夫全部排斥在外,完全都是西化的体系,也给中国造成一个美术的断代,或断层,中华美术的文脉在这一代是割断的。所以,我认为中国引进这个品种是成功的。而且在引进以后,也涌现出一两代大画家,创造了非常好的作品。用中国画的笔墨、西洋画的构图表现的一种价值观,也涌现出像黄胄等大家。黄胄他没有上过美术学院,但他是讲结构、透视、取景的,他是西画的路子,只不过是中国画的笔墨。方增先、杨之光就不用说了,后来这些活跃着的人物画家,大部分没有离开这个路子。”(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46问
  到底是想表达什么样的观点呢?是肯定还是否定?咋就让我们的感觉是先否定,再肯定。像雾像雨又像风。为什么黄胄出来了,美院就教不出一个黄胄啊?院长批判美院体制十五年,您还会继续坚持革命斗志吗?“凡是盛世开明的年代,人物画就会繁荣;凡是异族统治,或精神专制的朝代,山水花鸟就发展了。艺术家的才能总得有一个发泄口,中国是这种情况。”(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47问
  我不知道院长是怎样地研究画史的,如果你说的正确,我也可以答出一个结论,凡人物画繁荣,即艺术品格堕落,所谓艺术不过倡优之工具罢了。现在可谓是“盛世开明”的时代,人物画繁荣了吗?
 048问
  你是不是说,在这样时代,山水、花鸟画已没有出路了呢?“我认为好的才是真实的,艺术的真应该是‘本真’,相当于中国的‘道’,比如说羊大为美,大羊为美。羊大的为美,羊小不美;健康的羊是美的,病的羊就不是美的;活的羊是美的,死的羊就不是美。中国人画鸟,要么是站在那儿,窃窃私语,要么是飞的,都是活的。西方人绝对把它打死,放在那儿画。我们画的花是折枝,从画面外穿插进来;而西方是折一个花,插在花瓶里,把它画完。水果,我们画的都是在枝上长的,他们是放在盘子里。”(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49问
  “坏”的、“丑”的就不真实了吗?
 050问
  你的“大美为真”的灵感就是来自于大羊、小羊、病羊和死羊吗?
 051问
  哪个西方人画鸟绝对要把它打死?梵高画过瓶子里的向日葵,不美了吗?中国人画“清供图”不也是摘下的果子吗?艺术创作到底是画什么重要还是怎么画重要?“中国绘画的写生,写的是生命,不是写的真实。西方以真为美,只要是存在的,他能够像照相一样画下来的,他认为就是美的。但是中国人认为活的、生命的、健康的、大的、肥的才是好看的,它才为美。”(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52问
  莫奈、梵高、高更的风景是像照相一样画下来的吗?
 053问
  大的、肥的都是好看的、美的吗?您啊!念念不忘那片热土啊!从秦又到唐了。“只画有生命力的、喜庆的、富贵的,从古到今都是这样。中国的戏楼、牌楼上的壁画故事,我仔细琢磨过,这些故事有道德方面的,有人文方面的,也有反映老百姓对于幸福生活的一种向往。所以,中国人的羊大为美已经奠定了基础,不是以真为美,而是以大为美,以好看为美,以实用为美。”(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54问
  倪云林、渐江、徐渭、八大的画喜庆吗?富贵吗?实用吗?《说文》释美,羊大为美,不是所有大的都是美吧?美,善也;非指大也!“中国的绘画跟哲学、世界观、人生论及认识方法有关系,于是就形成一种金字塔,我觉得这个金字塔的顶尖是写意。世界艺术就像一个三角形。底下两个角,一个是抽象,一个是具象。在这两个角之上的顶尖,那个尖角即写意。写实和抽象基本上是朝金字塔两个底角发展越背道而驰底边越长,按比例金字塔高度场面高写意画的空间越大。写实、写意和抽象,三者不是从现实到写意再到抽象的关系。写实和抽象是背道而驰的,两个越背道而驰,它的距离越大,这个金字塔的比例扩大,写意画的空间就越大。”(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55问
  你的这个“发现”可能是前无古人的,请问写意不抽象吗?
 056问
  中国人不讲抽讲写,外国人不讲写讲抽。写实和抽象距离越大,怎么写意的空间却大了?写意不也只是三角形的一个“点”吗?三角形变大了,也是三者的“共同财产”呀!你是想证明写意更大吧?换个方法吧。“无论是理论,还是画作,中国绘画完全是主动的,而且是中庸的。它没有找生活原型,也没有找画面背后的结构。在画面的布局方面,没有叫做构图,它就叫章法。这个章法就跟布阵一样,我想怎么布就怎么布,在色彩使用上,更是这样。”(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57问
  西方绘画是“被动”的吗?章法和构图有何本质上的区别呢?构图章法是一种叫法不同,构图是静的,是“院派”作分析时的一种说词;章法是动的随机的,是一种创作过程,我同意院长的“理论”。
 058问
  中国画“没有生活原型”吗?刘文西先生的画木有生活原型?
 059问
  难道主旋律、现实主义都是虚构的?“顾恺之画的人大于山,表示是有山,就行了,并不是透视。但在山水画中,他绝对没有画近处一个人把后面一个高的山峰挡住了。所以,在这些问题上,中国画是写意的。”(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60问
  “写意”是中国画笔墨的高度概括,关于写意这个问题,我们是否可以探讨一下?“在欧洲、美洲最早的岩画里也有写意画的特征。但后来西方逐渐向科学的、细微的、理性的分析艺术走了。”(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61问
  西方没有写意吗?全部往科学的、细微的、理性的分析艺术走了?
 062问
  那么,西方的表现主义、印象派、野兽派又是什么?黄宾虹说:三十年后,中西绘画的精神相通。这不正是您所期望的“大”了吗?这是个多好的论据,您都木看见啊!“但是中国的改革开放三十年,我们了解西方比了解我们自己要多得多。比如,美术学院的学生,问他梵高、高更、毕加索是谁,他当然知道。你问他石涛、八大、石鲁、傅抱石是谁,他不一定知道。”(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63问
  你们西安美院的学生不知道石涛、八大、石鲁、傅抱石吗?美术学院那些教授们整天都在干些啥呢?
 064问
  美国考研要考中文吗?
 065问
  中国的美院招研、招博却要考外语,而古文竟弃之不考,主观上让我们的年青一代忘祖崇洋。造成这个现状,徐院长不应“打屁股”吗?多年后,中国的实力(经济的物质的)可能会成为世界第一第二,但文化的衰竭确是事实,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产生国际化影响,强大何在?“两百年来,由于经济和政治、军事的落后,大部分中国人在文化上没有自信。”(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66问
  经济、政治和军事和文化艺术有多大关系?“落后”为何还出了吴昌硕、黄宾虹、齐白石这样的大画家?
 067问
  上述指标“强大”了,艺术就一定能“强大”吗?“但中华传统中美术和人、美术和社会的关系,我认为应该更加重视。因为中国人对绘画设定的最高目标是高于西方的,而且是整体的,不是段落的、割裂的。”(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68问
  这个最高的目标是谁定的?是何时何地定的?
 069问
  “高于”的评价体系(判定标准)在哪里?“中国画实际上是一个非常综合的美术体系。中国画的概念也很复杂,从古到今,没有一个确切的定义。现在的中国画,实际上它的观念跟它的手段经常是矛盾的。手段上使用水墨,但这个水墨是传统意义上的水墨,还是作为一种材料的水墨?”(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70问
  “观念”是靠“手段”来实现的,它们俩怎么可能会“经常是矛盾的”?对水墨的理解偏差能作为它们“矛盾”的依据吗?“观念”、“水墨”这等时髦词一提即非“传统”,传统讲心性、讲笔墨,水墨是材料,笔墨是文化、是生命,不可混淆概念吧?“中国必须发生像西方从古典到现代的剧烈变化,文化才能突破超过美国。”(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71问
  你说过以“中国的标准,美国大多数作品不到60分”,那为何还要“突破超过美国”?难道要往下突溜?
 072问
  我们的文化目标就是超过“美帝国主义”吗?
 073问
  文化也可以向体育比赛那样“你追我赶”吗?
 074问
  “剧烈变化”,何其耳熟,不就是干革命吗?徐悲鸿不是革过吗?文化大革命不也砸烂过吗?超美了吗?“相比之下,继承比创新还是要容易。创新更难,面对经济社会,创新是要坐冷板凳的,这种有牺牲精神的艺术家也是最值得敬佩的,在画院系统尤其要提倡创新,为什么?因为画院系统的画家,他们的手段都比较高超。我到画院后,发现全国画院系统不乏画得好的,但是思想不够活跃,学术前沿不太关注。我们画院现在逐渐在发生变化,要把全国画得好的和最具创新的都集中到这里。”(见《中国国家美术》2011年第4期)
 075问
  “手段高超”重要,还是“思想活跃”重要呢?如果后者重要,画院是一群怎样的画家呢?不就是吴冠中说的“不会下蛋的鸡”吗?
 076问
  “创新”的林风眠、吴冠中坐冷板凳了吗?你说的“创新”就是“胡闹”吧!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孙悟空从石头里“砰”地蹦出来,那也倒出大名了!再说历代能留下来的画家哪一个又是因为搞“创新”搞出名的呢?话不能也不必拆开说。
 077问
  为何非要把“全国画得好的最具创新(精神)的都集中到国家画院”?
 078问
  文化艺术也要像中石油、中石化、电信、铁路那样搞垄断吗?画家们在别的地方创作就不代表“国家”了吗?
 079问
  国家画院目前有几个“画得好的”和“最具创新精神”的?
 080问
  艺术到底是“圈养”好还是“野生”好?“‘不好’的,或者说过于‘自私’的作品往往引发反感。而在中国,太‘自私’的东西是留不下来的。” (见《广州日报》2011年11月19日)
 081问
  我晕!历代能留下来的作品哪一件是“大公无私”的呢?国家画院现在的画家的创作都是“好”的和“公共汽车”似的吗?“危害社会、破坏自然的创作被视作小美,比如杜尚著名的作品‘小便池’,可以计入美术史,但它并没有什么作用?” (见《广州日报》2011年11月19日)
 082问
  美术作品的“作用”是什么?“小便池”进入美术史不正体现了其作用吗?
 083问
  毕加索“破坏”了人,李可染“黑”了山水,他们是小美吗?“中国人强调‘文以载道’,这里的‘文’不是指文章、文化或者文学,而是一种艺术技巧。在中国,所有的艺术形式都要表现深刻的内在道理和规律本质。据我的理解,中国的‘道’略同于西方的哲学,但超过这个范畴,‘道可道,非常道’,是‘玄之又玄,众妙之门’,‘道’相当于人追求真理、追求本质的途径。在‘道’之上还有‘教’,‘教’是人在求‘道’的过程中对世界的认识所形成的学说。最难能可贵的,是在这四个层面之上还有一种‘无’的境界。‘无’就是没有界限,中国艺术有‘有无相生,无中生有’的自我更新技能,它在不断地自我更新中超越,并在商周时代就确定了无边无际、高深莫测的目标。(见《南方日报》2011年11月21日)
 084问
  你能不能不“无边无际,高深莫测”,让我们听明白点?你现在的“大”是受上述的“无”之启发吗?国家画院也是把“无中生有”、“无边无际”、“高深莫测”作为发展目标吗?“其实中国美术从西方学习的东西很多。徐悲鸿的画之所以影响较大,正是因为贴近现实,而刘海粟的画更宏观些,没有涉及到具体的人和事,影响相对较小。”(见《南方日报》2011年11月21日)
 085问
  没有“涉及到具体的人和事”为什么就不中了呢,“宏观”不是“大美术”的“大”吗?中广网北京2011年6月27日消息:中国国家画院刚刚向社会公布了我国16名首批中国国家画院院士名单。名单如下(按年龄顺序):张仃、吴冠中、黄苗子、王伯敏、黄永玉、潘鹤、欧阳中石、钱绍武、杨之光、詹建俊、沈鹏、方增先、刘文西、袁运甫、邵大箴、靳尚谊。
 086问
  这些院士是通过什么样的程序、按什么样的标准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和两院院士评选一样有“院士章程”?有专家委员会吗?有国家画院以外的人参与评选吗?
 087问
  国家画院“内部”几个人评选“院士”合适吗?文化部回应称(搞美术院士评选)是“国家画院的自主行为”,其他国字号单位是否也可照此来“自主”评选“院士”呢?“院士”评选几年搞一次?张仃、吴冠中早已过世,为何还出现在名单之列?虽然你们说是在他们活着的时候签的“协议”,人都死了,难道换两个人就找不到,这么难吗?
 088问
  “院士”们除“头衔”和“证书”外,有学术课题项目和研究经费吗?有研究团队吗?“中国美术要突出民族精神,进而建立当代美术的中国风格、中国精神、中国标准”。(见中国国家画院官网)
 089问
  “中国风格、中国精神”还要重新“建立”吗?如何建立?何为“中国标准”?“中国标准”的评价体系是什么?以后画家的创作都要符合这个“国标”吗?中广网北京2011年10月31日消息:10月31日,中国国家画院代表全国300名大艺术家签约中国国家画院国展美术中心,其中包括杨晓阳、黄永玉等艺术家,标志着国内首个源头上杜绝赝品的艺术品交易中心开建。国展美术中心总投资10亿元,总面积达10万平方米,分二期建成,年底开业。其中国展艺术创作中心面积4万平方米,聚集中国的300位艺术家,创作室按超五星级标准建造,300间创作室分两期建成,首批创作室即将投入使用。国展美术中心计划最终建设成集创作中心、经纪中心等于一体的大型艺术产业中心,预计每年交易额将超过百亿元。
 090问
  这10亿投资从何而来?是国家投资还是企业资助?若是国家投资,是如何决策的?投资目的是什么?
 091问
  若是企业投资,其回报模式是什么?
 092问
  这300位艺术家的选择标准是什么?创作室是无偿使用还是有偿使用?这是否会加剧画家的“贫富分化”?画家是不是在这样的“优越”环境中才能画好画呢?
 093问
  每年百亿的交易额是同谁交易,如何避免其可能成为腐败温床和洗钱机器呢?是不是只有在这里卖的画才不是赝品呢?“‘东方既白——中国国家画院建院30周年美术作品展’不仅是国家画院30年来创作成绩的回顾与展示,也是国家画院完备专业,以及八院成立后迅速凝聚各专业领军人物,引进人才后的首次集体亮相,同时也堪称中国美术界目前规模最大、质量最高的一次重要展览”(中国国家画院官网)
 094问
  此次展览的作品,有哪些是在国家画院组织下创作的?当中大部分是非国家画院画家的代表作与成名作,怎么竟成了国家画院30年来的“创作成绩的回顾与展示”?
 095问
  你们的“规模最大、质量最高”是和包括中国美术家协会每五年举办一次的“国展”在内的历史上的所有画展比较之后得出的结论吗?
 096问
  由国家画院举办的诸如“中国风格”、“东方日出”、“东方既白”、“写意中国”等几个画展,皆是“宣言”式主题,一个个都是由全国名家汇集的综合大展,“大”是否成了国家画院的唯一的“学术课题”(工程)?
 097问
  上述每次展览你们自己都说是“最好”的,可在画界及学界却听不到这样的评价,这是为什么呢?
 098问
  同在文化部领导之下,你们的国、油、版、雕等八大院和中国艺术院研究院的国、油、版、雕等几个院的机构设置严重重叠,国家不是提倡机构改革(精简)吗?为何越“改革”越庞大?为何竟“改革”出了50多位院长、副院长、次院院长?国家画院只有不到100位的画家编制,却有如此“大”比例的领导阶层,这岂不是开创了一个“世界之最”?
 099问

  国画院聘请的128位“研究员”当中,陕西籍的占了近10%,仅次于北京(包括中直),排在了第二,陕西当下的国画水平是全国第二吗?这和你对陕西有着血浓于水的深厚的革命感情有关系吗?

 100问

  最后有个建议,你们是否会考虑将《大中国》作为国家画院院歌呢?

       谢谢!谢谢院长的诸多发言给了我们这么的启发和思考的机会。也希望院长日理万机中可以对以上不成熟的粗浅的思考批评指教!咱们的目的都一样——为了艺术!

——录制《边缘艺术》复刊号 2

  评论这张
 
阅读(223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