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宏泉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许宏泉,字昉溪,别署和州、留云草堂主人、蒲庵等。著名画家、鉴定家、批评家、作家。1963年生于安徽和县白渡桥,现居北京。《边缘艺术》、《神州国光》主编。出书十余种,《管领风骚三百年》、《寻找审美的眼睛》、《留云集》(随笔)、《戴本孝》(史论)、《醉眼优孟》、《淇园清影》(画集)、《江山美人》(画集)、《乡村十记》(小说)、《燕山白话》(随笔)、《当代美术现象考察?对白》、《一棵树栽在溪水旁》(随笔)、《艺术家对话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二十年来中国美术发展的情仇血恨  

2011-01-19 11:26:05|  分类: 美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当代美术的最大悲哀是创造力的丧失。前一段时期有一本很流行的书,把孔夫子比作“丧家狗”,套用一回,中国艺术倒真的成了丧家之犬。具体的而言,一是土狗,一是哈巴狗。“狗”的比喻没有贬意,孔夫子都自谦丧家之犬呢?狗的悲哀在于失去归所,“丧家狗”的悲剧在于失去精神家园。哈巴狗打着艺术国际化的旗号,丧失自我、也丧失立场,以肤浅的批判主义思维自虐本土文化,从“八五思潮”一直到今天,哈巴狗情结与日俱增。“八五思潮”对中国艺术的副面是不容忽视,他们推出的只是像谷文达等人这样的伪现代艺术。“八五思潮”没有推动创新,反而使创新夭折。就当代艺术而言,当年王广义、方力均、岳敏君、张晓刚等人似乎让我们看到新生代的希望,他们似乎有一种超拔时代的激进思维,而随后让人们失望的看到的却是这样的一种情景,他们不仅显示技法的弱智,更将艺术的才情与思想的弱智表现得淋漓尽致,他们多年不变将傻B进行到底。这种缺乏生命创造性的状态还有“周绿狗”、“毛托马斯”等等。他们的批评性充其量就是以“二人转”平庸模式对应传统的奴性作风。虽然他们的作品在某种意义上揭示着中国人的丑陋和愚昧,但缺乏普世的关爱(不止是怜悯,乃是一种博大的悲悯情怀)——缺失对他们无奈的同情。他们的“成功”某种意义上不可否认是讨了洋人的好,但他们的政治化倾向却无疑成为其艺术的显著标志,这也是他们的宿命。
      所谓“当代艺术F4”的新鲜感和刺激性已成为过去,事实上,他们一开始就放弃中国文化立场,没有中国文化的承绪性,也就是说与中国文化的建设性无关。这并非因为他们所涉及的是洋艺术,因为他们骨子里没有担当。他们相继在“西方标准和门槛”前迷失。徐冰、谷文达则以轻薄汉字的江湖做派,游戏汉字,其远离艺术之本质实则与吴冠中、周韶华的通俗化装饰如出一辙,而后继的“现代水墨”更见浅薄。没有大智慧只有小聪明的技俩。周的《山河壮丽系列》、《古往今来系列》充其量就是肤浅的装饰画,并无文化与哲学之深度。吴冠中的书法,说白了拿中国书法不当一回事,如果他稍微尊重一点书法传统也不至于如此践踏书法,一了说得好:“看着吴冠中大师颇为得意以为捍卫‘民族魂’的自以为创造性的汉字彩墨作品,我不觉惊呆了……一种矫揉造作,扭捏作态的恶俗的浮在表面的轻薄的造作……。”周韶华放弃了《大河寻源》,吴冠中放弃了早期油画风景,这种放弃实则对文化信念的放弃,他们的“创新”终于成为一种肤浅的赶时髦,虽然不能说他们以讨好洋人为动机,但是对洋人的模仿是有目共睹的,这种“前卫”实际上就是欲从中国传统的囹圄之下挣脱出来而沦为洋奴,身上始终有一种奴性,这种奴性就是做稳奴隶和做不稳奴隶的选择。
       记得高尔泰曾说过:历史没有规律,想不到“新星画展”中国艺术一片黑暗……黑暗不一定准确,不过,当年的“新星画展”和圆明园画家群体的日子倒是很让人们怀念,他们对艺术的真诚已被方力均式的“翻身道情”和“798”的商业化及大多数的宋庄贫困所扼杀。他们“激进思想”和“艺术激情”已悄然消失,今天他们大多是因为功利的梦魇而聚集。当年,那些年青人的勇敢为艺术的精神呢?他们没有太多的框框,虽然政治化的倾向某种程度上妨碍了艺术的发展,但还是有很多让人们怀念的地方。30年前我们面对的是艺术为政治服务,30年后至今我们面对的是市场,艺术好像从来就没有了独立性。

                                                                                      二


       所谓的土狗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草狗,当他们发觉了前卫艺术家的浅薄和洋奴的另一种媚俗,于是意欲寻找新的艺术形式,但是,他们同样不具备艺术的风骨,依然生就一种奴性。从他们身上感觉中国当代艺术已经没有新生命诞生的能力,又一次体现了中国艺术家智慧的无能。而恰在这时他们自以为似乎醒悟,可悲的事实又终于发生了,那便是把“创新”二字当成一种贬义,道貌岸然,一身坚守民族传统之正气连哈巴狗的判逆精神也彻底丧失。而事实上,他们对传统缺少深度,他们传的是弱智和退化,他们恨不得把“四王”把石涛从棺材里请出来,搬到艺术的前台,作为自己的艺术偶像来顶礼膜拜,装神弄鬼,来吓唬那些哈巴狗们。这些伪传统派在当下的泛滥还比不上老一辈艺术家对待传统的认知和真诚,甚至比不上当年的遗老遗少,他们完全从图式和形式上对传统进行模仿,他们对传统的肤浅模拟,以致伪传统的泛滥,比起一味模仿西洋的、刻意创新的人更加可怕,因为他们使当代画坛丧失了生机,毫无生命的气息,傀儡和僵尸招摇在当代艺术的空间,远离艺术的真谛,迎合庸俗的市场,成为当代中国画创作的主要趋势。而这样的“伪传统”却让善良的中国文化人误以为国货将要升值,国粹有了望头。模仿一点古代就以为找到国粹艺术之真谛,动辄拿祖宗吓唬人,秦汉唐宋一通,以至我们的“变脸”成了戏耍;少林寺成为庸俗的商业道场。与少林寺一样堕落的,绘画领域则有范曾的古代人物,打的同样是“传统文化”的牌,恐怕没有谁能比范曾这样懂得将“传统文化”通俗化、世俗化、商业化了。

                                                                                     三


       中国艺术之所以发展成为今天有这种现状,我认为其中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便是中国理论的错误的引导。一大批应时而生的批评家、理论家们,大多数在做着一件可怕又可笑的事,那就是:什么样的艺术最差他们就吹捧什么,以此诱导了很多年青人跟风而上,误入歧途。我们可以清醒地看到,当初理论界对刘国松、谷文达等人,包括对吴冠中乃至“现代水墨”的吹捧,一个接着一个的“伪命题”,以混乱无序当作多元与繁荣,乃至后来许多评论家开始对“伪古典主义”,对“新文人画”和“伪传统”的吹捧一波接着一波。评论家们都丧失了自律,也同样是跟风而跑,跟着艺术家打转。当西方后现代思想风起云涌变幻莫测之际,我们却没有相对应的具有思想深度的哲学家和哲学著作,(当年仅有的几位美学家也遁去异国他乡)我们却有大批的美术理论学家(批评家),我不知道我们的理论我们的美学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点上,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大多不具备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的深度和延续性,而是片面地撷取西方过时的哲学概念套用发挥,毫无新见可言。没有哲学的高度和深刻的思想,更没有中国的后现代理论(只有几本翻译的哲学著作)。于是,解释(曲解)外国的哲学成为中国哲学界的时髦。
曹文轩说:假如说西方人有什么长处值得我们学习的话,其中一点就是他们对他们自己的一切都作出了高的不能再高的解释……解释意识和解释能力的双重缺乏,使我们根本无法继承我们的遗产,也根本无法正视当下的实践。
由于没有当代的哲学思想和审美标准,没有对应西方后现代的立场,只有一点的解释(时尚的解释),如于丹等人的国学开讲。以此来装点五千年文明的门楣。没有与世界当下思潮下的后现代对话的思想理论和实践,只会拿着古董来对应人家的当代。
       前些日,人们热衷讨论北大一位教授撰写的文章,这篇文章称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文化侵略使得中国的当代艺术畸型扭曲,试图颠覆中国本土的文化。我不想讨论这事件的真实与否,但我们想想,你没有根基,人家才有侵入(略)的可能,我们有必要去抨击外来文化的侵入吗?冷战之后的经济与文化竞争成为国际交流发展的必然趋势,我们突然变得如此脆弱呢?我们的老庄呢?我们的孔子呢?却被我们束之高阁。我们不是有“主流艺术”吗?你拿出一个对应的策略来啊?难道就用美协、画院所谓的“主题创作”来对应国际化大潮吗?没有立场,只有放任自流。这种无绪和失语让很多人误以为多元和繁荣。
理论家们最热衷做的一件事便是“提名展”,但这样的“提名”又以什么样的美学、学术理念来支撑的呢?没有,只有商业性和庸俗的社会学基础。在这种理论的混乱中导致了更多的艺术家对理论的失望,这时候又有很多的艺术家站出来发表各自的理论见解,试图要颠覆理论家的错误引导,这种艺术家的理论往往又流于空洞、自我和狭隘,唯我独尊,各持偏见。他们大谈秦汉之风,使艺术流于空泛,成了假大空的典型。还有一部分是元明以来文人绘画的执著者,但又不具备文人绘画的学养和品格,他们的笔下一味地追求文人的气息,最后只能流于无病呻吟,成为伪文人伪传统的典范。这种“保守”的“伪传统”个案比比皆是,不必列举。龙瑞放弃前期的探索性创作而一头扎进黄宾虹实则显示他对传统的把握缺少深度和高度。随着“身份”的改变他也和美协一起举起“主题创作”的大旗。当年周思聪、袁运生、石虎、李世南等人的探索都相继边缘化,使中国画沦入一种沉闷一种迷惘的局面。当然,“60”“70”一代对传统的重新认识,虽然存在很大的局限,但或许会给人们一些安慰,那便是对传统文化的复兴存有一线希望,起码他们知道珍爱文化传统的自信是多么的重要。
       这就是二十年来中国绘画的现实,相信大家都会有目共睹,但艺术家们却都无视这种现状,依然沉浸其间,不愿走出热闹的大流。实际上是中国艺术家退化了创新的思维,没有思想的语言,自然创作不出有思想有深度的好的视觉来。所以他们依然在快乐地做着哈巴狗和草狗的温馨的梦。

  评论这张
 
阅读(659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